【小学干文】小先生何以写好“看图干文”190722

E读|壹分钟阅读重心科技成事(1月30日)

荷塘月色赏析:HD:5.17公映小狗贝利就续在主人信托下经度过断的生轮回

2019年10月24日 02:25

4 断弦行动 
  D日零时终于到了。风刃小队即将打响战争的第yi枪。 
  风鸟们站成一行,白围脖在扫过戈壁的朔风中飘飞。 
  背后,10架尚未完成试飞的歼X已加满燃料,超导电池充满了电。地勤在全息显示座舱里正做着最后的调试,透出淡蓝色幽光;
两大两小四个黑洞洞的进气口里,MB-10XL湮灭能/液氢组合循环发动机已开始预热,湮灭的爆光明明灭灭,推动前导扇带起低沉的呼啸。宽达20米的机翼翼根下挂着两个粗大的保形固体火箭助推器,宽大的机腹下十分平坦,但谁du知道四个全埋式弹仓里最大密度地挂满了各种射程的空对空导弹和小直径炸弹,另一个地勤正检查着安装在机身纵轴上的全埋式X-30L电磁导轨航炮,森然的炮口在夜幕中带出凌冽的杀气。皎洁月光偶尔探出乌云,撞碎在战机鲨鱼般宽厚的蓝灰色脊背上,融化在背负的“鳐”式辅助无人机上,镀上一层银白。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没有悲怆的击筑声。送行的是歼X团队所有的科研人员,李晨天,中队的军官,还有一名穿着一身纯黑色50制式礼服的天军少将。继陆军的橄榄绿,海军的大洋蓝,空军的云朵白之后,天军的黑色军服又成为解放军新的一种颜色。 
  风刃小队就临时划归给了天军。联军空袭开始后,天军就将对联军的太空力量发起第一波打击,瘫痪敌C4ISR指挥系统,为了阻止敌后续卫星的发射,必须打断美国的太空电梯。它的基站是一个改装的大型钻井平台,常年浮动在大西洋赤道上。弹道导弹的精度不足以打击如此之小的运动目标。潜艇的速度又不够。唯一能在一小时内跨越大半个地球打击目标的,只有在研的歼X。 
  “从中国西部升空冲入顶点高300千米的抛物线轨道,用20分钟飞跃太平洋,在加勒比海再入大气层,超声速超低空穿过佛罗里达半岛,轰炸卡拉维拉尔jiao航天中心、‘鹰眼’战略OTH雷达基地,掠海攻击太空电梯基站,然后升入同温层转向正北,超声速巡航经过北极,切入温哥华-莫斯科航线,密集队形伪装成民航机通过俄罗斯领空,进入新疆,最后在阳关基地降落。”三天前陈志军第一次看到任务概述时,只吐出两个字:“疯了。” 
  “远远超过以色列‘巴比伦’行动。”天军少将点点头,“你们将摧毁的太空电梯被誉为连接天地的琴弦。所以这次任务的代号,叫做‘断弦’行动!” 
  老猫兴奋异常:“奇迹属于中国人!” 
  此时,风鸟们就要出击了。 
  大队长把一盏茅台一饮而尽,然后摔碎在地上:“让风抓住你!狂风呼啸!” 
  “狂风呼啸!”风鸟们纷纷把酒杯摔碎,转身登机。 
  低沉的呼啸即刻转向尖利,脉冲爆震发动机100HZ的高频爆震仿佛临战兴奋的战栗。菱形矢量喷口喷出耀目的白炽色火焰,战鹰加速,拉起,在调度下编成一长列一字形编队,机与机间距很大,像南归的雁阵,渐渐飞出了李晨天等人的视线,融化在如水的月色中。 
  歼X在低空利用主发动机周围的一圈12个脉冲爆震辅助发动机加速,直到2马赫。随后前导扇顺桨,湮灭能冲压发动机点燃,推动飞机加速到5马赫。在塔里木盆地上空升高到两万米左右时,风鸟们依次打开辅助进气道,发动机间歇点火,把飞机拉到40度迎角,逐渐爬高,最终形成一个“尾冲”机动。在上冲的最高点,两台固体火箭助推器猛地点燃,桔黄色的火球映红了平流层稀薄的卷云,推动战鹰冲入茫茫无边的夜的深渊中。 
  同一时刻,白宫。 
  窗外阳光明媚。 
  总统道尔安德烈和他的老朋友——兰德公司智囊团的凯恩斯正在白宫红厅中共进午餐。这里是白宫的四大会客厅之一,原来是第一夫人用于接待来宾和举行小型宴会的地方。阳光照着四壁绣有金黄色旋涡状图案的榴红色斜纹织锦缎,加上那个哥特式红木书橱和壁炉架上的两个十八世纪的烛台,使这里显得古老而神秘。 
  “你还对这场战争持怀疑态度?” 
  凯恩斯没有回答,低着头,用叉子来回地拨弄着碟里牛扒上的黑椒酱。两人坐在壁炉对面的那张大理石台面小圆桌旁,这是白宫收藏物中最精美的家具,用红木和各种果树制成,桌面镶着一块洁白的大理石,镀金的青铜女人头像俯视着桌上那瓶苏格兰威士忌。道尔端起自己的酒喝了一大口,又开始发表大套的尼采式“弱肉强食”哲学。他讲到“强力就是道德”,讲到“战争的合理性”和“为赢得胜利使用各种战争手段的合法性”,讲到“历史是由胜利者写成的”。 
  凯恩斯摇摇头,苍老的皱纹下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探照灯般直视着道尔:“我记得《第三帝国的兴亡》里说:历史的失足把一个国家交给了一个魔鬼。他用颤抖的手指,在战争的赌盘上投下第一粒筹码。美国人民决不会容忍第二个希特勒的出现,尤其是在他们的祖国。” 
  就在道尔还在品味这句话时,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戴维神色紧张地闯了进来: 
  “总统,卡纳维拉尔角空军基地遭到袭击!” 
  “暴风舞者,看到东海岸,航向330。” 
  陈志军此时仿佛不是置身在飞机里,而是像超人一样凭空在佛罗里达半岛上空一百米高度以2倍音速狂飙。全息座舱的基本组件其实是一个全遮蔽式头盔,头盔内有数个激光器将图像即时投射在人的视网膜上,于是人就看到周围的座舱、仪表板都被隐去,飞行数据和雷达视图等参数成半透明的弧片状彩色光幕漂浮在空气中,战场态势则呈三维视图与背景整合在一起。围绕机身安装的30个“眼点”将以座机为球心的整个360度视场经由全息头盔一览无余地展现给陈志军,不论他朝哪个方向转头,头盔里的位移传感器都会将相应的舱外图像显示出来,叠加上飞行数据后还会用激光束打出山脉、河流、城市名称等地理信息,或是目标距离、敌火力情况等战场信息。对飞机的控制也不仅仅依靠传统的操纵杆,而是靠飞行服中密布的位移传感器和加速度传感器,对陈志军的肢体动作做出响应;
飞机所处的空域电磁环境、冲过机翼机身的气流也会由密布蒙皮的上千个传感器感应,并通过飞行服在身体特定部位的一些动作,比如降温、升温、振动等加以反应。这样一来,飞机就和陈志军完全整合在一起,成了陈志军身体的延伸,感觉和直觉便能在这种操纵系统中得到更加充分的发挥。 
  只要陈志军一坐进座舱,接通全息显示,他便再也不感到自己的肢体了。感觉到的是舒展的宽大机翼,强劲的发动机,与背负的“鳐”式无人机的默契,从X射线到无线电的那比阿尔卑斯山鹰还锐利的目光。他能做的,只有飞翔,飞翔。 
  是的,就是飞翔。直到他来到风刃小队,第一次摸着歼X那温润光滑的皮肤,他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飞行。在无数次的全息飞行中,他张开翅膀在云间飞翔,从高空倾泻而下的月光好像烟雾缭绕。他忽而贴近天空,忽而贴近海面。如同野狼奔驰在荒原,如同歌声穿越云层,比落下的闪电还快,比水中脱出的蒸汽还自由,他知道,那是他和他的暴风舞者共同拥有的梦。 
  肯尼迪宇航中心。 
  电话打四通了,依然无人接听。 
  岳琳有些失望地放下嘟嘟作响的话筒,茫然地将目光投向东方。陈志军去哪里了?已经半年多没联系了,难道…… 
  “走吧。”爱德华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她赶紧收回了思绪,同他上了前往机坪的专车。 
  简短的欢送仪式后,任务组登机,起飞时间到了。岳琳所乘的是“五月花”号空天飞机,被誉为目前最先进的民用空天运输工具,两台普拉特惠特尼200型复合PDE发动机用爆震波打起了充满力量的节拍,仿佛两颗强力的心脏。 
  飞机缓缓开上了跑道。 
  这时岳琳忽然注意到,天边出现了一排若有若无的黑影。 
  翻过几道矮矮的山梁后,风刃小队逼近了肯尼迪航天中心。纵横的道路、白色库房、圆形的火箭发射阵地飞速从脚下掠过。飞机纷纷打开了减速板,拉起一道道白色烟迹。陈志军感到自己腹部正下方传来轻微振动,视野中叠加了一道淡黄色的粗虚线标识出了轰炸路径,目标—— 一列高大的发射塔架就在眼前10千米处。 
  “暴风舞者,拉起直线俯冲,攻击1到4号发射复合体;
赵云直接转弯俯冲,攻击5到10号发射复合体。张飞拉起盘旋警戒。其余拉起转弯俯冲,攻击后勤设施,注意节约弹药!编队解san!” 
  机群猛地从低空拉起,向蓝天作了一个漂亮的十机开花动作。要是航展的话,这绝对称得上惊艳壮观。飞机拉起的细长烟迹很快充满了卡纳维拉尔的上空,充塞蓝天,像一团乱麻,接着各处就响起了接二连三的爆炸声。陈志军把飞机拉高到2千米高,做了一个漂亮的弓形转弯,然后对准黑色的塔架,垂直俯冲。手指一动,一颗200公斤级LS-20小直径侵彻高爆航弹呼啸而下,从头到脚穿透这个高达100米的钢铁结构后在底部起爆,特里托那尔II型炸药爆炸的烈焰掀翻了坚固的混凝土地基,差点把它炸得飞起来。 
  陈志军兴奋地吹了个口哨,又把飞机拉起来对准2号和3号发射复合体如法炮制。4号复合体上有一枚待发的“战神VI”火箭,可能还在发射准备,工作人员四散奔逃。陈志军忽然心软了,拉起作了个盘旋,等人跑光了才投弹。这不是垂直轰炸,xiao果打了折,塔架没倒,但火箭燃料爆炸的冲天火球肯定能把塔架里的设施送上西天。 
  “老猫老猫,暴风舞者任务完成!” 
  “收到,自由攻击!” 
  陈志军转头一瞥,左边,狐步朝变电所投下了石墨炸弹,纷纷扬扬的黑色飘絮中,电厂里耀目的白色短路电弧接连闪起,变压器的外壳被高温熔化,火花四散飞溅;
右边老猫正抖着翅膀上下翻飞撕咬着他的猎物,液氢液氧储存罐、配件仓库在电磁动能弹的扫射下相继爆出烈焰,浓烟滚滚升起。山顶有一个高炮阵地向他倾泻着弹幕,但愣是不能伤着他分毫——谁让他是运气好得离谱的“七命老猫”呢? 
  这时,他视野的右方忽然出现了一个粗红圈标记的目标,在机场跑道上缓缓加速。 
  “‘五月花’号空天飞机!”陈志军大喜,美国仅有的三架超100吨的大型空天飞机竟然有一架在这里! 
  他不由分说一推油门冲上去,红色的射击火线截断了它的起飞航路。他扣动扳机,电磁炮发射的微微颤动传到手上,与此同时,跑道上火山喷发般炸起了一串火焰。 
  动能弹没有战斗装药。但在洛仑兹力的推动下可以达到每秒3000米的高速,从而产生巨大的动能。高密度钨芯弹丸与目标相撞的一刹那,动能全部转化为热能,弹丸和目标在万分之一秒内气化,造成高速膨胀的激波和金属射流,从而产生出巨大的破坏效应。一颗1公斤重的弹丸的威力几乎与10千克TNT相当,而且具备普通弹丸难以企及的恐怖的侵彻效果。 
  在遭到攻击时,乘机的另外几个女孩无一例外地尖叫起来,岳琳还算冷静。爆炸的气浪猛烈抽打着机身,混凝土碎屑雹子般噼里啪啦地打在舷窗上。所幸的是所有的炮弹都打偏了,那架幽灵般的战斗机嗡地一下低空掠过“五月花”号的头顶,往海那边飞去,盘旋着准备掉头再次俯冲。 
  “快起飞!”爱德华高声叫道。机师没命地把油门杆推到底,庞大笨重的空天怪兽开始咆哮着加速,拉起,离开了地面。 
  “暴风舞者,暴风舞者,停止攻击!时间不多了,我们已经惊动了海岸警卫队,宙斯盾驱逐舰正赶往太空电梯。立即脱离攻击航路,重新编队!” 
  “可是‘五月花’号可能在运送美国的AKH卫星!现在追还来得及!” 
  “不管它,这是命令!” 
  “收到,老猫。” 
  陈志军不满地撇撇嘴,拉起上仰,甩投了最后一枚炸弹——电磁脉冲炸弹。强度达到1000V/M的的强大电磁脉冲烧毁航天中心的所有电子设备后,十架战机又汇合在一起,编成了两个五机箭形编队,降低高度,朝海天相接处飞去。 
  “嘟——嘟——” 
  急促的导弹锁定告警音在左前方响起。 
  “果然遇上了宙斯盾!”陈志军暗骂。无论怎样牛,第一次面对这种闻名遐迩的防空系统时,紧张是正常的。如今美国海军已全部换装“朱姆沃特尔”级驱逐舰,老旧的“阿里伯克”级便退役给了海岸警卫队使用,可就是这种50年前的玩意,也可以在200千米的范围内同时引导10枚标准II型导弹拦截40个目标。陈志军并不担心标准导弹,机载量子云计算机比宙斯盾的传统结构计算机整整先进一代,数据库里面还储存着情报部门弄到的标准II从BLOCK1到BLOCK9的全部电磁特征,就算一个舰队齐射他也能从容地干扰掉。有点麻烦的是升级之后的“密集阵”。从BLOCK5开始,密集阵就将6管加特林机炮换成了1MW氧碘中程激光拦截器,这玩意无从干扰,也难以规避。照科研中心那帮家伙的说法,现在就到了“考验他们新发明的时hou”了。 
  在5艘“阿里伯克”驱逐舰围成的防线后面,就是美国前后耗资3000亿美元修建的太空电梯。 
  机群没有迂回,而是像被红布惹恼的公牛一般仗着技术优势掠海直冲目标。强大的电磁干扰下,敌舰发射的5枚导弹纷纷坠海,机群轻易地冲到了20千米防御圈,也就是中程激光器的最大射程处。 
  忽然,一道紫色的薄光撕开空气,击中了狐步的歼X最脆弱的座舱部位。在被击中的刹那,只见表面的电致变色材料瞬间变成全反射的银白色,顿时好像机群中出现了一个小太阳,耀目的反光让陈志军的全息显示系统不得不自动调低亮度。 
  “狐步,狐步,怎么样?” 
  “没啥,就是有个百万分之一秒的延迟,漏进了一点光。现在座舱里忒热!” 
  这时又一束激光击中了陈志军左翼,被击中的那片蒙皮也瞬间变成了银色,他终于感受到紫色短波激光的热度了。 
  没有什么能对风刃小队造成威胁—— 
  这就是代沟。 
  “靠,这简直是少林寺暴打小朋友嘛!”老猫唠唠叨叨地骂道,将机炮调到点射档,往挡在攻击航路上1千米外的“邦克山”号驱逐舰的舰桥里送进了一梭子动能弹。机群掠过时速度太快,没能看到动能弹在“邦克山”号装甲上造成的那一串直径足有1米的巨大创口。 
  太空电梯基站近在眼前。 
  太空电梯可以说是人类在本世纪最大的航天成就。它的下端由一个巨型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改装而成,中间的钻探塔经过修改、加高成了电梯站台,一束若有若无的黑线从塔心发出,穿过云层深处,另一端系着在38000千米(比同步轨道稍远)高空运行的配重“拉玛”号太空站,这个名字是为了向太空电梯的始创人——《天堂的喷泉》的作者阿瑟克拉克致敬而起的。这黑线就是缆绳,总重近20吨,主体是六道宽10厘米的带状碳纳米管,当然也掺了一些其他材料增加强度和韧性,带着金属光泽。它太细了,在陈志军的距离上几乎看不到,但可以看到的是正从缆绳上紧急下滑的太空电梯,外形像个拉长的老式返回舱,上尖下平,一串串挂在半空中。 
  在纳米机器人技术成熟起来前,修建它几乎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然而随着量子物理的突破,计算机纳米化也成为可能。陈志军还记得那个时候,无数的纳米机器人被美国空天飞机和“猎户座”系列飞船从太空释放,稍大的机器人用电磁力将带着电荷的C单质微粒和丝状的分子高聚物限制在施工点——又被叫做“生长点”。如果这时有人用显微镜看,可以看到上亿的纳米机器人将原子飞速地堆砌成成千上万的整齐的长桶装碳纳米管,又有机器人将特种合金纤维和有机高聚物,比如蛛丝蛋白微丝与其盘绕成螺旋结构,每条碳纳米管单链上预制突出的一些化学基团像DNA碱基对一样相互咬合,最后形成牢不可破、高强度高韧性却又轻便异常的电梯导轨。每台太空电梯卡在两条滑轨间,依靠电动机爬升,电力则由地面的核电站提供,电流从一条碳质导轨流进,另一条流出。当然,为了预防脱轨事故,每台电梯都有缓冲火箭发动机和降落伞。 
  驾机盘旋了一圈,一点动静也没有。看来这里已经得到了警报,所有人员都紧急撤离了。 
  陈志军没有犹豫,率先冲上去,机翼锋利的前缘将六条碳纳米管切为两截。下半截飘飘悠悠地落下去,上半截却诡异地开始上升,带着一串来不及下滑的电梯消失在云中。 
  其他风鸟也相继跟上,绕着基站一圈圈盘旋着,空对地导弹白色的尾迹交织画出了一个白色的漩涡,处于漩涡中心的基站被炸成一片火海。 
  “五月花”号惊险地逃过了擦肩而过的死神。 
  在强劲的推力下,它在大西洋上空的平流层以5马赫的速度飞行着。随后座舱密封、加压,PDE发动机进气活门关闭,固态氢和液氧喷入爆燃室,转入火箭工作模式,助推火箭点燃。岳琳感到自己被超重猛地压进了椅背。十秒钟后,随着爆炸螺栓的噼啪声,助推器分离,一切都安静下来,超重感减轻了,飞机以每秒8千米的速度冲进无垠的太空。 
  “休斯顿,休斯顿,刚才究竟是谁袭击了肯尼迪中心?”驾驶舱里,指令长史密斯拿着对讲机问。 
  “……(杂波声)不知道……该死,是电磁脉冲弹……” 
  通信被迫中断。此时失重已开始出现,史密斯飘回座舱耸耸肩,向爱德华作了个无可奉告的手势。 
  “没有休斯顿指挥,又在这种大战前夕的要命时候……唉,这趟飞行真够呛。” 
  岳琳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嘀嘀咕咕。毕竟是第一次上太空,她坐在舷窗边,完全被壮丽的景色吸引了——随着飞机爬高,只见地平线渐渐蜷成了弧形,却多了一圈蔚蓝色毛茸茸的镶边,那是地球大气层。海是沉静端庄的深蓝,其上写意地飘着洁白的浮云,形态万千;
加勒比海南部一团圆形的云系正酝酿着第一场夏季飓风,风眼、飓风带、外围的幡状雨云系从这里看得纤毫毕现,好像小时候学校旁边卖的棉花糖,正在热带低压的襁褓中渐渐搅大。仰头看,天空是纯黑的,上面点缀着些星星,都不闪烁,很亮,盯着看久了还刺眼呢。 
  但宁静并未持续很久。片刻,两台发动机又嗡嗡地工作起来,超重感又回来了。“五月花”号在抛物线的定点开始变轨,朝着此程的终点——位于地球同步轨道的“太阳神”号空间站飞去。

【piansi:xiatian】荷塘月色赏析微风从竹林中轻轻走来 
  沙沙---沙沙 
  mei一片叶子都孕育着一个绿se的生ming 
  生命跳跃着沙沙轻舞芬芳成长 
   
  山坡shang的迎春花热情奔放 
  山妹子那嘹亮的歌喉举着一束清香的花儿 
  笑容可掬的递到我的手上 
  阳guang的温nuan抚射在我们年轻朝气的脸庞

【篇wu:诚shide可gui】荷塘月色赏析有yi种寂寞叫等待。 
  ——题记 
  从xiao,我就不喜欢等待别人,更不喜欢让别人等待自己。因为,从小就是太奶奶带我,白tian妈妈爸爸都上班,我就在太奶奶家玩耍,学习;
每当我拖拖拉拉de做作业时(家庭作业)奶奶就总是催促我,并说:“快点!你要知道,有一种寂寞叫等待。”那时,我人还小,不知道啥叫做有一种寂寞叫等待,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是个悲痛的日子,我的太爷爷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不是在家里,是在离这很远的地方,那天,我们都哭了,太奶奶更是哭的泪如泉涌,哭罢,我问太奶奶为何哭得如此心痛,人死不能复生啊!太奶奶喃喃的说道:“希望随着他的魂,一起飘走了。”我不解,但没有多问。 
  太奶奶哭罢,一脸沉痛的对我说:“那一年,他走了,不是私奔,是光明正大的离婚,他留下了我一人,走了。我苦苦挽留他,但他依然走了,可还是被我说动,说:‘我对不住你,但等我回心转意的那一天,一定来接你。’我同意了。” 
  “几十年过去了,他没来,我并没有放弃,du坐夕阳下,独居小屋中,直到这一天,我的希望随风而去。” 
  他是十分寂寞的,她也是。 
  几十年的忠贞不渝的等待啊;
几十年的苦苦追求啊;
几十年的独居深处,熬受凄风冷雨啊,天啊,为何,寂寞了几十年,依然追求不变?难道是因为,一个简单的字“爱”吗? 
  我不明白。 
  太奶奶嘴里又说出同样的这句话:有一种寂寞叫等待。 
  我若有所悟,无言的走了,但心中涌上的泪水是很久也不会走的。

荷塘月色赏析:装置徽郎溪:迨势“社会搀扶贫”助力脱贫攻坚硬

网游传说—无极法师(3) 
  “喂,我的宠物蛋呢,我的新手宠物蛋呢?”韩月xue已经问了N+一遍的这个问题,可是新手指导员愣是不给他。并说“宠物蛋被领完了,难道ni还想让蛋从石头里蹦出来拉吗,自己去森林里抓”。原来,宠物蛋刚好被我领光,无奈,只好陪他去森林里抓一个喽。 
  森林内—自从被我们杀了首领,那一堆兔子也变得正常了,只好抓别的了,当我们在闲逛的时候,一颗蛋进入了我们的视线。那颗蛋,说蛋也不像蛋,说不是蛋也是单,你看蛋壳旁边的一些火元素在不停的绕着,还有一个红色的翅膀在蛋的两旁不停的扇动。韩月雪一把上前把蛋拿在怀里,并慢慢的抚摸着,还把蛋收在了背包里。“这样不太好吧,拿走别人的东西,不会太好把。”“安啦安啦,这玩意肯定不会是别人的,这种东西,人家是会放在野外的话那是没可能的,除非…… 
  “我的孩子,你们这些可恶的人类,还我孩子。”一声从天kong传来的声音把他的话打住了。我往天上一看,一只凤凰在天空嚷嚷道。我放下头,对他说“没事,是一只凤凰……什么,凤凰,快闪,你捅了大娄子了”。拉起他就往新手村跑,(凤凰,BOSS,200000\200000HP,精英级,50级,,擅长从空中攻击敌人,对偷了自己孩子的人决不放过)看到这一句,我的心彻底凉了,并变成了石化状态。“看招,藏与地底万丈深渊的炽烈之火,焚烧我的敌人吧!--烈焰地狱!”随着这一记的打来,我高呼了一声“作者我恨你”。随着,闭上眼,等待死亡的降临。可是,过了好久,我连一滴血都没扣,我小心的睁开眼睛,凤凰的攻击迟迟未到。“万剑神之杀“,一个挥着巨剑的牛人在一旁发出了招数,到还是一股强烈的剑气把我振的远远的,(作者:“哪凉快哪呆着去”)凤凰“谁敢挡我救孩子,一个字—杀。”但是攻击已经打到它身上了,但是,一个惊人的数字飞了起来,黄金伤害—100000的数字从凤凰的身上飘了起来,很显然,那招是最终必杀,还需要扣除自己的血量和魔量统统变成1,但是还是很强大的。明显,凤凰遭到了这一记绝招已经进入了虚弱状态,“天空中的精灵啊,光明中的光明啊,保护您的讁ong癫皇苄岸竦耐玻箍纳亮了恚璧彩兰湟磺械男岸瘛ス?天使守护!”,跑路的韩雪月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帮他恢复了血量,我也yong魔瓶死命给他灌,当我看到背包里所剩无几的魔瓶时,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再次大喊一声“作者我真的很你”。那个人醒来了,说“我叫无名,是战士隐藏职业—末日审判者,看你们遇到了危险,想做英雄却变成了这样,呵呵。”但是,进入虚弱状态也不代表没有战斗力,当凤凰又向们扑来我的来的时候,我忍住了作者的对他的恨,忍痛用了“回城符”。嗖的一声,我们化成了白光回城了。 
  职业报名表(名字自己打,亲们,因为我的懒,导致了你们要自己打名字,在此对你们说声SORRY,报名加分,留言加分,改错加分,总之,我会坚持下去的,手好冷啊~~,我要加油) 
  战士二转职业—狂战士 
  —圣骑士 
  —恶魔猎人 
  法师二转职业—多修系法师 
  —专修系法师  
  —近战法师 
  牧师二转职业—阴阳师 
  —主教 
  —光明审判者 
  —黑暗审判者 
  刺客二转职业—黑夜骑士 
  —嗜血者 
  —暗杀之王 
  巫师二转职业—诅咒术师 
  —坠落天使 
  —幻术师 
  召唤师二转职业—御兽王 
  —仙兽师 
  —兽人 
  枪手二转职业—狙击手 
  —爆破王 
  —冲锋使者 
  —弹药专家(抄袭了,嘻嘻) 
  隐藏职业自己报名,(*^__^*) 嘻嘻 
  大家要积极报名啊!只要报名,每次在我的小说上留言,就能得分哦。帮忙指导的也得分,但不要骂人。我很辛苦滴!荷塘月色赏析早chen,太yang公公还没有睡醒,雾姑娘已从天上降dao人jian,楼房he草地就被笼zhao在云雾之中。草地湿湿的,空气暖暖的,夏天的早晨有一种朦胧的美。

大海边,shiwo们de约定。(三) 
  “穿越时空的方法?”“是呀。”炎海得意的笑zhou说。他却没发现我和哥哥极不相信的眼神…… 
  “公主,太子,别不相信,我看过一benshu,有说过这一会事,但那本书很奇怪,好像有魔法。当我想翻开下一页,看一下穿越时空的方法时,那本书却射出了神秘的蓝色光。很刺眼。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本书已经消失了。”“丝玉,你第一次不罗嗦ai。”丝玉羞红了脸,哥就说:“雪蕾,怎么说话呢。”接着又对丝玉说:“没关系,还有我呢。”接着,是我俩神秘的目光…… 
  “好啦!”炎海说:“转回正题,丝玉,你说的是这本吗?”说着,哪出了一本奇怪的书。它不是用竹条制成,而是用蔡伦叔叔正在研究的叫“纸”的东西做的。“就是它”丝玉说。炎海翻开到方法那一页,他说:“为什么没有蓝光?”丝玉耸耸肩。 
  “只要能在“秋谷”待7天。就可以得到《羽》这本书,他记载了穿越时空的方法,你们去找吧……” 
  “既然书上说要去秋谷找东西,那我们就各自回家收拾东西吧。”我说:“丝玉,你回宫的时候千万不能露出马脚,特别不能让丝雪知道,不然她又缠着要去了。”“是,公主。”
荷塘月色赏析夏天是有趣的。wo们可以在夏天里捉蜻蜓,拿着鱼竿去钓鱼,捉泥鳅,我们还可以跟小朋you一起去you泳,在水里比赛,玩游戏。各种游戏让夏天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荷塘月色赏析:内行看门道!网上和线下买进家电优劣详细对比

“接下来轮到你们了!”雷纳多阴森地对着克洛亚和阿克希亚说,雷纳多的话音刚落,突然,躺在雷纳多身后的钢牙鲨发出了yi声惊天动地的吼声,雷纳多转身一看,一群鲨鱼排山倒海地朝自己冲来! 
  阿克希亚合克洛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雷纳多也一样,他们看到的是一条魔牙鲨(注:是“魔牙鲨”,不是“钢牙鲨”!)带领着一群钢牙鲨冲向了雷纳多!!!“渗透水线!”“高压水泵!”就在这一刹那,一条巨大的渗透水线加上无数条高压水泵,竟合成了一条水龙!力du猛得不得了,雷纳多眼看就要不行了,再次使出了必杀技:“魔动能量!”没想到,雷纳多这个急性之人,居然在这时使出了致命一击!!魔动能量和水龙同时灭了,“喝!你们这帮小东西,也不过如此罢了!野蛮横扫!”“巨浪!!”“钢牙击!!”“蝴蝶击!!”“试刀!!”“阿克希亚元帅,我们也帮帮钢牙鲨他们吧!”“嗯,此时不出手,he时能了!?冰天雪地!”“暴feng雪!”“啊!阿克希亚,克洛亚,你 你们,啊!雪!我的眼睛!(雷纳多讨厌雪,加上雪蒙住了他的眼睛 纯属瞎编)”就在雷诺多揉眼睛的那一瞬间,魔牙鲨的巨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吧雷诺多泡在了黑水li,无数条钢牙鲨冲过去把雷纳多的零件(雷纳多是机械系的嘛)咬得七零八落,就在雷纳多发出的最后一声尖叫声中,钢牙鲨(那条真正的BOSS)实在忍不住雷纳多那难听的声音了,他大吼:“雷纳多!去死吧!!!滚出海洋星!!!!!回你的老家去吧!!!!!!!超强愤怒!!!!!!!!!!(好像太多感叹号了,不过不多证明不了钢牙鲨的愤怒)”“钢牙鲨,你!我一定hui回来的报仇的!”就这样,雷纳多被钢牙鲨一尾巴从海洋星拍回了贝塔星(好像太夸张了点)。 
  事后,钢牙鲨为死去的子女们做起了隆重的丧事,阿克希亚他们也会塞西利亚星去了,但是,战斗还未结束,下一位进攻星球的BOSS——纳多雷。 
未完待续……荷塘月色赏析我最喜欢的夏季终于到来了!说到夏天,就you许多有趣的事。能够在这炎炎夏日吃上一大wanbing,那真是人间一大享受。

荷塘月色赏析:Scurry-RosserISD的新运触动设备拥有五种方法却以让道德克萨斯州的壹个小镇重行焕突发机

现在的社会,养lao院随处可见。而且有的甚至已无空房,为什么会这yang?很多子女说工作忙,没shi间陪他,他在家又孤单,送dao这里来还热闹些。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好理由,但ni忘了当时如何急匆匆的下班照顾你作文http://www.zuowen8.com,再累也让你开心成长?即使你们真的没时间,送到了那个听名字还不错的地fang。但至少一周去看看他们一两次吧。那些一把老人放到那里就无视的人啊,你们当时是这么被养起来的吗?你们就这样对待为你们掏心掏肺的的人吗?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夏季普顺手机将会在春天分回归?今后将把持IGZO屏幕,欧冠单关前瞻:C罗压力到来了!正西甲劲旅马竞主场强大势,重心关怀和局,想用电话卡“定位”孩儿子行迹家长被骗3000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