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学装修:当空小小的厨房设计装修时,邑拥有哪些要点与技巧呢?

铁岭:稀细募化预告效力动为“两岸中秋文艺深会”保驾养护航

籽岷:上海暖和线财经频道

2019年11月22日 00:18

一路上花儿gei我引路,鸟儿唱着春tian的赞歌。我不由自主地感叹:“啊!春天lai了,shi间万物又充满了无限的生机。走在花儿当向导,鸟儿来歌唱的小路上,真是一种享受!”

可我xianzai是在哪里呢?我xian跳到一座大楼上,ran后看了作文http://www.zuowen8.com看附近的景色,哦,我现在在美国纽约。在电影里,蜘蛛侠是一个行侠仗义的英雄,我决定即使我是蜘蛛侠,我也要学习蜘蛛侠,助人为乐。

籽岷
  老家灶房的房梁上,黑灰色的由烟雾结合而成的东西,有时会掉落下来打在人身上,让人很难清洗干净。然而,nai奶正是在这样的灶房中,做了一辈子的饭,烧了一辈子的柴火。
  如今,奶奶还在坚守着“岗wei”,她习惯了在灶房里烧火做饭,尽管我们多次叫她烧“电”。对于家里早已配齐的电磁炉、电饭煲、微波炉等厨房百货,奶奶都蟳uan貌恍家还耍故蔷醯茫詹裨詈眯Ⅻbr>  灶房的年龄和奶奶差不多大,也许是奶奶对它产生了感情了吧。奶奶基本上在灶房里忙碌了一辈子,算得上一个恪守本分而地道的“家庭主妇”了。
  然而,因为灶房的原因,奶奶也没少吃苦头。也许当时修建灶房出了点问题,一到烧火做饭的时候,便会产生浓烟。整个灶房,便在这样的烟雾中,让人喘不过气,甚至让人涕泗横流。
  此外,家里的灶房还没有窗户,这让烟雾更加放肆,如洪水猛兽般卷土而来。那烟让人睁不开眼睛,有时会让人生发这样祄u锌陶呷绻秸饫锢矗敲矗叹硎谐∑癫换岜览#磕棠桃丫谎萄孟肮吡耍徽爬细救说幕屏常抗馊疵髁劣猩瘛D棠淌亲畈慌驴嗟囊桓鋈耍罘恐校芏崖斯炔莼蛘吒刹瘢约耙恍└墒饕丁N抑溃舛际悄棠膛艿胶茉兜牧肿尤ケ郴乩吹摹罢郊ā薄Ⅻbr>  奶奶是极其节俭的一个人,总说用电烧太贵,不划算。也许,在奶奶的那辈人看来,时代的发展已经超出他们的想象,他们依旧以保守的眼光观察着这个世界,他们受过苦难,受过摧残,深知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
  奶奶也常说,灶房有灶房的好,一口大锅下放上两块柴木,饭菜都好。但谁又知道其中的艰难与痛楚呢?每当泪水被烟熏出来的时候,我总想,奶奶要是少点固执,那该多好。
  奶奶是忙完山上忙灶房,无论是喂猪还是煮饭烧火,灶房都是奶奶必经之地。
  几十年了,奶奶在灶房里忙忙碌碌,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把一个家庭主妇的角色做到近乎极致,却从没有抱怨过。
  反而我却在不断地埋怨,这样的灶房,早该取缔。从灶房出来,我很少不是泪人儿。灶房照样在旁边一声不吭着,让浓烟熏黑房梁,熏黑墙壁,熏黑奶奶的脸与时光。然而,奶奶之于灶房,那种相依相伴的情感,又岂是我辈能够理解的呢。
  又到过年,灶房很热闹。尽管被烟熏,也不能赶走一家人的笑谈。
  奶奶坐在灶头前的小凳上,用火钳夹着柴木往灶头里送。
  火熊熊地燃烧起来,火光照亮了奶奶满是沧桑的脸庞。那看上去已经满是皱纹的脸,却依旧在红色的火光下衬托其美丽的一面。
  父亲与其他两弟兄在烟雾中仿佛找到了更多的话题,整个灶房,不再是奶奶一个人情感的寄托,而今已蕴藏着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温暖。
  只是灶房,我恨ni不得,爱你也不得,你教我如何是好?
  车 站
  车站里,很闷。伤感,比人还多。
  我和母亲站在车站的最边缘,候车。距发车还有一段时间,母亲便说要去给我买一点东西。虽然我拒绝了她的要求,但她硬要去。一时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母亲变得如此执着。
  怎料,母亲一去,便不见回来。我看着墙上的时针疯狂转动,越来越紧张,母亲啊,你到底去了哪里。车站里离别的味道越来越浓,浓得快让人窒息。
  流动的人潮,源源不断。门口的那台机器不断重复地说着“大包小包请过安检”。一切都好像事先安排了似的,当然也包括我们的离别。
  车站里,送行的人多于离开的人。
  我看到许多人的脸上都写满了不舍,眼角淌满了泪水。我却不见我的母亲,我在人群里搜索了很久很久。她不是去买东西么?我开始担心起来,离发车的时间越来越近,母亲到底去了哪里?
  我开始惶恐,抓紧手中的旅行箱,开始惧怕。我多么希望,她马上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想要惊喜,妈,你就出来吧。难道,你是怕我看到你伤心的样子?
  车站依然很闷,让人透不过气。
  我想起了这些年来母亲辛苦打拼的岁月,想起了母亲脸上开始泛起的皱纹与日渐花白的头发,想起了母亲含辛茹苦把我养大的各种不易。此刻,母亲一词再一次在我心底烙下深深的印痕。所有感动,都汇聚于此。今生今世,我当用我全部的爱与感恩去回报我的母亲。
  车站开始变得更加拥挤,母亲怎么还不回来?
  车站如同发脾气一般,扇了我一个又一个耳光,扇得我心里深疼。直到,我看到母亲出现在车站门口。我急忙跑过去,母亲笑着,笑得很暖。我遇到过无数次离别时的悲愁,而此时,母亲的笑容,让我沉醉。她手中还提着一个塑料袋,我十分敏感地闻到了从塑料袋里飘出的荷包蛋香味。原来,母亲回家了。
  母亲说,这是你小时候最爱吃的荷包蛋,我帮你拿了来。话音刚落,我一把抱住母亲,热泪盈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感觉,比泪水更来得直接,温暖。
  最后一分钟,我冲向列车。我不知道母亲以怎样的心情目送我的离开。我终究没有坐到靠窗的位置,也没有看到母亲最后的挥手。我终究带着母亲的祝福与爱走远了,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寻找梦想。
  当我真正远离了车站,远离了村庄,远离了母亲,荷包蛋的清香也认真地开始漫起在空中,而我闻到的却是母亲深沉的爱。
  车票的烦恼
  每次离家,母亲总会唠叨良久。然而,一纸车票,却在母亲的唠叨里湿透了,我竟不知,湿透车票的是泪水还是汗水。
  就这样离开了。一次,又一次。
  从泸州到南充,只有一个站,买票时,你总在我身边。我目睹了你湿润的眼神,而我终将离开。回家的路上,我们几乎没有说一句话。面对这如此静默、如此陌生的你,我想,离别有些突兀。
  车票还是那张,泸州到南充。一程,又是一程。
  到南充后,我发现箱包里塞满了泸州的特产,桂圆、黄粑,以及白糕等等。我又一次感到眼眶里暗潮汹涌。我把车票牢牢地拽在手心,忍着疼痛来到学校。我会记住母亲的话,好好奋斗。

善良分很多种,在ge哥de心里,只要是令大家感到幸福的事,jiu都是善良。

籽岷
  晚风藏匿了yi股带有温煦的倦意,晾衣架上的衣服把昏暗的光线分割得丝丝缕缕。偶尔天空会响起或欢庆或阴郁的爆破音,于是wo探出头,手搁在冰冷的不锈钢防盗窗上,侧望夜空。我看见天空的舞者踱着曼妙的步子,似乎依旧是记忆中的流光溢彩。
  半晌,夜空恢复诗人的空寂。又一场烟花落幕了。
  1
  那时我们住在古旧的江南老屋里。
  老屋像是一个遍尝世态炎凉的老者,它兴许是在寂寞中学会了宽容,总是平静地看着我们,眉眼安详。老屋黑瓦灰墙,屋子里光线不好,所以白日里木质大门往往大敞着,调皮的风儿光着脚丫路过时,它便“吱呀吱呀”地咳喘着。
  爷爷干瘦,脸颊上的肉长年呈现一种凹陷状态,镶了几颗银牙,笑起来亮晃晃的。爷爷有一个菜园,我和弟弟喜欢在那里撒野,刨刨土挖蚯蚓或者拿着水壶胡乱洒水。爷爷会弯着腰,拿着锄头卖力地松土,但是松一会儿会直起腰来看看我们,见我们身上湿洼洼的也任我们胡来,因为午后的太阳雄赳赳气昂昂的。然后他抹一把汗,随手擦在土蓝色的衬衣上,嘿嘿笑着又弯下腰。
  奶奶常年扎着一根松松垮垮的麻花辫,喜欢穿棕红色的衣服,偶尔会戴一些亮晶晶的首饰——那是姑姑从上海寄来的,姐姐有时会偷偷戴起来臭美,竟也挺好看。
  姐姐是姑姑的女儿。奶奶常常搬一条板凳坐在门口,在腿上放一个大圆碗,边剥豌豆边和我叨念,姑父不喜欢女儿,他想让姑姑生一个儿子,就把姐姐寄养在这里,好像从来没有过这样一个女儿似的。奶奶说这些话的时候,总避着不让姐姐听见,然后叹一口气,说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爸爸。
  弟弟是我的亲弟弟,小小胖胖,黏着我像是一个忠实的小影子。
  2
  老屋门前有一棵枣树,秋天的时候,枣子们都穿上了枣红缀着青绿的旗袍,被虫子咬了一口的像上了黑色的玛瑙珠。但是这些枣子却都不好吃,涩涩的,我和弟弟就把奶奶的小板凳偷来,踮得老高,把枣子摘下来扔进后屋的石井里,喂给里面游来游去的红田鱼吃,然后我们就像踩着幸福的云舞着,异常满足——虽然我们从来没见它们吃过。
  比起涩涩的枣子,我们san个小孩子都更爱吃香梨。奶奶经常削好一个大梨,切成大小不一的块状,放在蓝色的瓷盘里,插上几根牙签,放在后院一块较为平坦的石头上,唤我们来吃,然后自己叼着梨心,满足地啃着。
  弟弟年龄小,吃得慢,觉得自己吃亏,就耍赖,盘里还剩下四五块的时候就不让我们吃了。他会自己抢过来端在胸前,退后几步,警惕地看着我们,看我们没动作才插起一块,生怕被我们抢去。
  弟弟第一次耍赖完胜。我们也觉得他的确吃亏些,就同意让着他。
  弟弟第二次正准备端起盘子独吞剩下的四五块梨时,姐姐的嘴角勾起一抹窃笑:“慢着!这几块我吃过了!”
  弟弟忙低下头,我也凑过头去,真的,剩下的四五块梨上都有几个凹凸不平的缺口,有一块缺口特别大,齿印格外清晰。
  弟弟把盘子重重地往石头上一放,肥嘟嘟的手掌一抹眼睛,泪簌簌地流出来,越哭越大声,跺脚踢鞋,吸气的声音巨大,我和姐姐都担心他突然背过气去。奶奶听到哭声忙跑出来,听我和姐姐前言不搭后语地讲完,又忙跑进屋子里去,削皮切梨,端了一整盘给弟弟,哄弟弟不哭了才回屋里去。
  弟弟开始默默地吃梨,我和姐姐干站在一旁。
  “姐姐哥哥,你们也吃吧!”弟弟突然跑过来,慷慨地端着他的一整盘梨。我们倒显得怪不好意思,姐姐就跑回她房里去,拿了一包薯片。
  弟弟的嘴里塞满了薯片和梨子,鼓嘟嘟的,看着我们笑。午后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衬衫上的小奥特曼红闪闪的。
  3
  奶奶是老屋旁边一家算是气派的敬老院的特邀厨子,偶尔去烧几顿饭食,不收人家钱,就是去时带上我们仨孩子一起吃。
  奶奶会做漂亮的翡翠汤,几张翡翠色的生菜,一小勺盐,几颗清油,末了加几片香菜,搅一搅,顿时让人清香溢满唇齿。我最爱喝奶奶做的“杂汤”——汤料太多,取不来名字,大致工序是炖锅慢慢熬煮清汤豆腐,然后把清汤豆腐舀进一口铁锅里,打两个嫩嫩的荷包蛋,还有虾干青菜之类,有时玉米火腿肠也会跳进杂汤里打打酱油。
  奶奶会在厨房里添三个小碗,各盛满美味的汤,再分给我们仨人手一双筷子,大蒸锅里的肉包子菜包子也随我们夹着吃。我和弟弟每次都狼吞虎咽,姐姐吃得文雅些,她呼呼地吹凉小勺子里的热汤,脸上的小酒窝轻轻打转,如果放上一颗小糖果,一定会跟着小酒窝稳妥地转。
  4
  我见过的最美的烟花是在某一年小年夜的前夕,就在敬老院的上空。
  奶奶还在厨房里忙这忙那,但我们三个肚子却早已鼓得像是一块发酵的面包。我打了声招呼,说要去附近透透气。
  奶奶却还担心我们没吃饱,硬塞了三根糯玉米棒给我们,拿在手里温温的,玉米须触在掌心,像是一个酥痒的吻。
  我们坐在敬老院后院的低矮栏杆上,灯光美得像是一个橙黄色的童话世界。弟弟像一只可爱的仓鼠,磨牙似的啃着玉米棒。姐姐的动作里有一种属于夜晚的闲适和慵懒,她一颗一颗地把玉米粒掰下来,淡淡的灯光下,颗粒饱满的玉米粒与淡黄色的珠宝确乎可以攀得上亲戚。
  “噼噼啪啪”,忽然,天空响起富有节奏感的爆破音。仰头,天空盛开着一朵红绿相间的微笑。那种红红得通彻,红得亮堂;而那种绿,绿得干净,绿得安详。
  姐姐胆怯,使劲捂住耳朵,眼睛却瞪得圆溜溜望向天空,那一对小酒窝像是维尼熊踩着舞步。弟弟傻愣愣地看向天空,嘴巴大张着,忘记啃食他的玉米棒。
  流光溢彩中,我仿佛看见了爷爷干瘦的脸上亮晃晃的微笑,我们撒野的菜园,奶奶松垮垮的马尾辫,那几尾不吃枣子的红田鱼和浓香满溢的杂汤。
  不久,天空安静下来,像是一个浅眠的孩子。
  “真可惜,这么美的烟花。”姐姐轻攥着裙角。
  “长大了我要买几百箱烟花,放起来比刚刚的还漂亮!”弟弟啃着玉米棒,豪言欢快地从他的嘴里蹦出来。

籽岷:中泰证券清仓式减持威创股份套即兴金额近3亿元

阴沉沉de天气丝hao没you影响我们的心qing,因为我们马上要去can观神秘有qu的陕西自然博物馆。

籽岷

在这六年中,wo看到了母校的坎坷之路,也看到了母校的辉煌历程作文http://www.zuowen8.com。作为这里的一份子,我感到无bi骄傲和自豪,心底里那份对母校深深的爱,shi无法用语言wan整biao达的。

我们解决了前面的小喽喽,继续向里面行进。红蚂yi的巢穴heigu隆咚的,bu过我们大都靠味觉zou路,bu怕!

籽岷
  每年4月1日,除了愚人节de噱头,网上也会出现很多“哥哥想你”“哥哥安好”的话语。我有时会想,为什么会有一些人,似乎已在远去这个时代的路上,却总有人不停地请出他们来折射zi己,寄寓哀思的同时更像是在重申一种信仰,比如黄家驹,比如张国荣。
  除了中途出去抽了根烟,我一下午坐在电脑前看完了这部长达171分钟的电影,这于我来说已经很难得了。对这部电影的第一印象是:电影时间虽长可每个画面都有血有肉,涉及的年代久却极具历史纵深感和代入感。几个核心人物的命运被大时代的变迁淘来洗去,有的依旧疯魔,有的渐渐偏离本心,有的在岸边跌入河中,有的苟活到十年后继续唏嘘。也许陈凯歌也并非江郎才尽,只是这部片子标gan立得太高,他很难超越自己罢了。
  从师兄用烟枪撬kai嘴惩罚他、终于唱“对”了“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开始,程蝶衣也许就注定了自己的命运。刚进戏园子的时候,因为众人对他妓女母亲的嘲笑,他还可以愤而烧衣,骨子里尚有少年的反叛和刚毅,但他给张公公的演出成功后,他的心理状态就已经彻底失衡了,他对师兄的爱和师兄对他的爱,性质也就有了差异。画面闪过,小豆子和小石头变成了程蝶衣和段小楼。
  张国荣在尘土飞扬的民国北平第一次出现时,我们看到了一个风尘中顾盼生花的名优,全然不被世俗所侵。戏台之上,他是那个头戴玉簪、身着柔衣、腰飘锦绦的虞姬,四面楚歌的军帐中与霸王依依别离,人在戏中不辨雌雄,看得台下为之痴迷为之癫狂。可走下台来,他依然“不疯魔,不成活”。固然他也唱《贵妃醉酒》,也演《牡丹亭》,可想来他在现实中唯一想扮演的只有虞姬。当菊仙(巧的是亦是青楼女子)出现要抢走他的霸王的时候,戏服未褪的他摔门的动作直截了当地表现着他稚嫩的率真。而其后,某种意义上他出卖自己的灵魂给袁四爷,换回了那把多年前许下的定情信物剑,把剑送给段小楼的时候,对方却已经认不得了。
  近代史上的几次社会巨变轰然来临,优伶的命运在其中大抵浮萍不如。为了救段小楼,程蝶衣给日本人唱了戏,只是“戏痴”的他反而觉得青木是个懂戏的,日后的法庭上,他拒jue为自己辩护而说“他要是还活着,京戏就传到日本了。”他抽大烟麻痹自己,戒烟的痛苦过程中却慢慢与敌视的菊仙建立了亦姐亦母的感情。文革的那场批斗可谓是全片最后一个高潮。我们透过飘摇的火苗看着段小楼和程蝶衣的脸,一旁的红卫兵再三逼问,段小楼揭发了自己后,程蝶衣开始满嘴胡话,揭发了刚救出那把对自己意义重大的剑的菊仙。对他来说事实就是这样:自己爱的男人在身旁出卖自己,自己恨的女人却理解自己为他抢救物什,如此的心理落差他只有借助疯魔、借助戏中人物来逃避。而后来菊仙穿着出嫁的红衣吊死屋内,两个男人在屋外歇斯底里缠打的场景,触目惊心。
  十一年后,程蝶衣和段小楼为复出走台练习,还是那段如同他们人生的《霸王别姬》。段小楼逗他似的又让他背《思凡》,段故意唱,“我本是男儿郎。”他顺口地接道“又不是女娇娥”时,段只是说“错了,又错了”。强烈的逆光中程蝶衣似乎终于醒悟了,自己的一生即是在不断重复这样的错误。混淆了自己的性别,一次次妥协与选择。他拔出了那把曾是定情信物的宝剑,自刎。他和菊仙一样,将自己的生命留在身着戏服的最美的时刻,将《霸王别姬》留在了最“风华绝代”的时候。
  其实演霸王的段小楼早有谶语:“唱戏得疯魔,不假。活着也疯魔,在这人世上,这凡人堆里,咱可怎么活?”
  因为段小楼明白这一点,他走了一条与程蝶衣不同的路,正可应了那句“真虞姬,假霸王”。最初的时候,他风流机智地从妓院救下菊仙,国民军调戏台上的虞姬时他直接给人操家伙,得知蝶衣给日本人唱戏之后,唾他一脸,似真有几番霸王豪气,日后那个看见军人观戏不停下贱地鞠躬,当袁四爷以“反动戏霸”的身份被枪毙时、呆呆地说“就这么枪毙了”的他,似乎彻底沦为了一个平庸小市民的形象。矛盾冲突表现最激烈的仍是火堆旁的批斗会上,红卫兵揪着他的头逼他揭发程蝶衣时,他的揭发之语从支支吾吾到越说越顺,仿佛是他对这个时代的困惑与妥协。被逼问爱不爱菊仙时,他也只好说:不爱。动乱的时候他选择了一条现实的道路。在影片末尾,望着程蝶衣自刎的遗体,他撕心裂肺地喊出了“蝶衣”,末了又恍神地说“小豆子”,不知是不是他想起了少年时代,谁都没有变的最初时光,自己还是小石头,护着那个总唱错词的小豆子。
  文革毕竟是特定历史时期的特定现象,产生了特定的戏剧般的冲突。而把段小楼那句话拿到当下来看,似乎具有更真实也更残酷的现实意义。少年时代的程蝶衣,有一颗纯粹的心,有一门以为自己会倾毕生之力去奉献的事业,有一个一直执着依恋的人。
  中年时代的段小楼,学会了向比自己位高权重的人妥协,学会了踩着别人保全自己,学会了圆滑与功利,可是在真实的人生里段小楼往往可以成为功利的既得利益者,而程蝶衣仍会被视作“戏痴”,被视为“疯魔”。
  其实年轻的时候未必不能搏一把,用少年意气冲散世俗浮气,也许就冲出了一片天地。倘若许久仍未成功,也不妨开始现实一点,哪怕略微功利一点,梦想的路毕竟是由现实铺就的,要唱霸王别姬,最好是在风华绝代的时候。
  可是疯魔者亦有之,他们的成就大都不在政坛商海,而在艺术界文化界,他们不迷恋成功学与人物传记,风华并没有随着风尘消散,绝代不成并不妨碍自吟一曲。
  我好像明白了本文开头的那个疑问,为什么有人每年都要纪念黄家驹和张国荣了。

籽岷:漯河市召开铰进公更加诉讼暨行政执法反节监督工干会


  老家灶房的房梁上,黑灰色的由烟雾结合而成的东西,有时会掉落下来打在ren身上,让人很难清洗干净。然而,奶奶正是在这样的灶房中,做了一辈子的饭,烧了一辈子的柴火。
  如今,奶奶还在坚守着“岗位”,她习惯了在灶房里烧火做饭,尽管我们多次叫她烧“电”。对于家里早已配齐的电磁炉、电饭煲、微波炉等厨房百货,奶奶都显得bu屑一顾,她还是觉得,烧柴灶好些。
  灶房的年龄和奶奶差bu多大,也许是奶奶对它产生了感情了吧。奶奶基本上在灶房里忙碌了一辈子,算得上一个恪守本分而地道的“家庭主妇”了。
  然而,因为灶房的原因,奶奶也没少吃苦头。也许当时修建灶房出了点问题,一到烧火做饭的时候,便会产生浓烟。整个灶房,便在这样的烟雾中,让人喘不过气,甚至让人涕泗横流。
  此外,家里的灶房还没有窗户,这让烟雾更加放肆,如洪水猛兽般卷土而来。那烟让人睁不开眼睛,有时会让人生发这样的感慨,吸烟者如果到这里来,那么,烟卷市场岂不会崩溃?奶奶已经被烟熏得习惯了,一张老妇人的黄脸,而目光却明亮有神。奶奶蕅in畈慌驴嗟囊桓鋈耍罘恐校芏崖斯炔莼蛘吒刹瘢约耙恍└墒饕丁N抑溃舛际悄棠膛艿胶茉兜牧肿尤ケ郴乩吹摹罢郊ā薄Ⅻbr>  奶奶是极其节俭的一个人,总说用电烧太贵,不划算。也许,在奶奶的那辈人看来,时代的发展已经超出他们的想象,他们依旧以保守的眼光观察着这个世界,他们受过苦难,受过摧残,深知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
  奶奶也常说,灶房有灶房的好,一口大锅下放上两块柴木,饭菜都好。但谁又知道其中的艰难与痛楚呢?每当泪水被烟熏出来的时候,我总想,奶奶要是少点固执,那该多好。
  奶奶是忙完山上忙灶房,无论是喂猪还是煮饭烧火,灶房都是奶奶必经之地。
  几十年了,奶奶在灶房里忙忙碌碌,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把一个家庭主妇的角色做到近乎极致,却从没有抱怨过。
  反而我却在不断地埋怨,这样的灶房,早该取缔。从灶房出来,我很少不是泪人儿。灶房照样在旁边一声不吭着,让浓烟熏黑房梁,熏黑墙壁,熏黑奶奶的脸与时光。然而,奶奶之于灶房,那种相依相伴的情感,又岂是我辈能够理解的呢。
  又到过年,灶房很热闹。尽管被烟熏,也不能赶走一家人的笑谈。
  奶奶坐在灶头前的小凳上,用火钳夹着柴木往灶头里送。
  火熊熊地燃烧起来,火光照亮了奶奶满是沧桑的脸庞。那看上去已经满是皱纹的脸,却依旧在红色的火光下衬托其美丽的一面。
  父亲与其他两弟兄在烟雾中仿佛找到了更多的话题,整个灶房,不再是奶奶一个人情感的寄托,而今已蕴藏着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温暖。
  只是灶房,我恨你不得,爱你也不得,你教我如何是好?
  车 站
  车站里,很闷。伤感,比人还多。
  我和母亲站在车站的最边缘,候车。距发车还有一段时间,母亲便说要去给我买一点东西。虽然我拒绝了她的要求,但她硬要去。一时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母亲变得如此执着。
  怎料,母亲一去,便不见回来。我看着墙上的时针疯狂转动,越来越紧张,母亲啊,你到底去了哪里。车站里离别的味道越来越浓,浓得快让人窒息。
  流动的人潮,源源不断。门口的那台机器不断重复地说着“大包小包请过安检”。一切都好像事先安排了似的,当然也包括我们的离别。
  车站里,送行的人多于离开的人。
  我看到许多人的脸上都写满了不舍,眼角淌满了泪水。我却不见我的母亲,我在人群里搜索了很久很久。她不是去买东西么?我开始担心起来,离发车的时间越来越近,母亲到底去了哪里?
  我开始惶恐,抓紧手中的旅行箱,开始惧怕。我多么希望,她马上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想要惊喜,妈,你就出来吧。难道,你是怕我看到你伤心的样子?
  车站依然很闷,让人透不过气。
  我想起了这些年来母亲辛苦打拼的岁月,想起了母亲脸上开始泛起的皱纹与日渐花白的头发,想起了母亲含辛茹苦把我养大的各种不易。此刻,母亲一词再一次在我心底烙下深深的印痕。所有感动,都汇聚于此。今生今世,我当用我全部的爱与感恩去回报我的母亲。
  车站开始变得更加拥挤,母亲怎么还不回来?
  车站如同发脾气一般,扇了我一个又一个耳光,扇得我心里深疼。直到,我看到母亲出现在车站门口。我急忙跑过去,母亲笑着,笑得很暖。我遇到过无数次离别时的悲愁,而此时,母亲的笑容,让我沉醉。她手中还提着一个塑料袋,我十分敏感地闻到了从塑料袋里飘出的荷包蛋香味。原来,母亲回家了。
  母亲说,这是你小时候最爱吃的荷包蛋,我帮你拿了来。话音刚落,我一把抱住母亲,热泪盈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感觉,比泪水更来得直接,温暖。
  最后一分钟,我冲向列车。我不知道母亲以怎样的心情目送我的离开。我终究没有坐到靠窗的位置,也没有看到母亲最后的挥手。我终究带着母亲的祝福与爱走远了,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寻找梦想。
  当我真正远离了车站,远离了村庄,远离了母亲,荷包蛋的清香也认真地开始漫起在空中,而我闻到的却是母亲深沉的爱。
  车票的烦恼
  每次离家,母亲总会唠叨良久。然而,一纸车票,却在母亲的唠叨里湿透了,我竟不知,湿透车票的是泪水还是汗水。
  就这样离开了。一次,又一次。
  从泸州到南充,只有一个站,买票时,你总在我身边。我目睹了你湿润的眼神,而我终将离开。回家的路上,我们几乎没有说一句话。面对这如此静默、如此陌生的你,我想,离别有些突兀。
  车票还是那张,泸州到南充。一程,又是一程。
  到南充后,我发现箱包里塞满了泸州的特产,桂圆、黄粑,以及白糕等等。我又一次感到眼眶里暗潮汹涌。我把车票牢牢地拽在手心,忍着疼痛来到学校。我会记住母亲的话,好好奋斗。籽岷
  透过玻璃,wo看到路上de绿色围栏飞逝而过,直到尽头才知道汽车已经下了高速。拐上通往蓬莱de省道,公路不太好,偶尔还会经过一阵尘土飞扬的地段。我在颠簸中完全没了睡意,之后眼前出蟴hi艘患艽蠓绯担衣弈康牡哪抗獠潘阌辛私沟恪D鞘亲咨姆绯担秃衫己1叩姆绺窭嗨疲薮蟮纳纫端孀盼⒎缱宄康难艄庖脖凰懈畛尚矶嗟乃槠切┧槠酆显谝黄鹕涞轿业难劬κ本褂兄智苛业淖迫雀校铱蘖耍淮恚蛭绯担襵iang起来最好的朋友——优。
  关于传说
  我记得她很喜欢风车,经常拉着我到校门口的小卖部买许许多多大小各异的风车,还说一定要到有风车的蓬莱岛玩一趟。那时候她知道我爱听故事,还向我说起了蓬莱岛的传说。
  据说,那里是神仙居住的地方,有三座仙山,分别是蓬莱、瀛洲、方丈。秦始皇“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就派他的方士徐福从这里出发,到茫茫苍苍的大海上寻找仙山,汉武帝也多次派人从丹崖山出海去寻找蓬莱仙境。久而久之,这里被称为蓬莱,后来八仙在此各显神通,渡海登仙山的神话更为蓬莱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我似乎还能记得她说这些故事的时候,胳膊搭在我的肩上,薄唇吹动着风车,在摇曳的旋转中,一脸向往的神情。
  “小闲,等我们长大了,就一起去蓬莱吧!”
  甜美的声音在耳边萦绕,久久回荡,可是如今我身旁的座位空空如也,那ge曾经和我约定一起去蓬莱的女孩,她现在又身在何方?
  不速之客
  车子愈行愈远,晨曦的青涩也消散殆尽,取而代之是更加广阔的境地,天空很蓝,是深不见底的蓝,就在汽车拐弯的时候,海出现了,天与水交映在一起,真让人分不清天在哪里海在哪里。我想到和优也曾关系要好到这个地步,那个时候,我们的周围弥漫着幸福的味道,像一个罐子装满蜜糖快要漫出来一样,每天我们手拉着手穿过大街小巷,走在林荫小道,可是这一切就在学校的小树林里撞见凡之后戛然而止,我们的生活里多出了一位不速之客。
  因为他,优越来越频繁在我们的对话里提到凡的名字;不断地拉着我在他会出现的地方悄然等待;面对友好的搭讪,露出我都不曾见过的娇羞模样……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讨厌,而更为讨厌的是,优准备向凡表白。
  那是怎样的一天呢?
  ……
  我听从当地导游的安排,跟着旅行团,来到丹崖,此时其他人已经迫不及待地登上蓬莱阁去欣赏大自然的壮丽和旖旎,只有我还呆呆矗立于绝壁处。那天我的心情如同海风吹在脸上,咸咸的湿湿的,我看着此起彼伏的大海,优忐忑不安的面容浮上水面。
  “小闲,求求你,帮我把信送给凡吧!”
  世界上有三个人的话,我很是听从的。其中两个是我父母,剩下一个便是优,所以,我乖乖地拿着那封盛着优爱慕之情的信去了凡所在的班级。
  眩晕就在下一秒,大脑响起了犹如浪花撞击岩壁的轰鸣声。凡约优放学一起回家。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教室,也不知道自己面对看见我回来就扑上来的优是如何重复凡的回答,只是知道放学的时候,优是如何哄骗丢下我单独赴约的,她说为了弥补我,会请我吃一个星期的KFC,帮我做一个月的家庭作业。
  我只是不想我喜欢的人被别人喜欢
  可是忙着恋爱的优根本就忘了兑现曾经答应我的一切,一次次地丢下我,去见自己心爱的恋人,却不曾留意我黯然神伤的眼眸。
  好朋友得到幸福了,我为什么却高兴不起来呢?我不断地叩问自己,就在优留下的余温渐渐冰冷时,我才发觉自己有多后悔,当初那么傻呼呼地说出了凡的邀请。
  心口涨得难受,像被人拨开的洋葱,一边鼻酸一边流泪。我知道其实我只是不喜欢我喜欢的她被别人喜欢而已。
  我和优的战争
  “我们现在来到的地方就是水城……”导游小姐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拉回,我这才知道自己此时身在水城。
  “水城,有城墙,有炮台,有水栅。据说当年这里是重要的水军基地……”听着一直走在游客前方的导游小姐的介绍,我的心“咯噔”了一下,这里是打仗的地方,那我和优的战争又是哪天爆发的?
  教室里,其他来拿录取通知书的同学已经先行离开。
  “曾小闲,你为什么说谎?在填写志愿前,告诉我凡临时改成我之前向往的北方的一所大学?”优质问我的时候,脸上是微微的愠气,而更多的是不解的疑惑。
  没想到我之前的计谋这么快被优识破,一时间无言以对。
  优看到我的沉默,仿佛更加确定了我是导致她和凡异地求学的罪魁祸首,她的瞳孔开始放大,双手伸直,露出青色的血管,碰触我后,有了一丝迟疑,但还是将全身的力气汇于指尖,将我狠狠地推倒在地,并大声地吼出,“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退后了几步,腰部抵住了身旁尖硬的桌角,最终还是带着酸痛跌倒在地,同时伴随的还有身后的几张课桌,它们发出的响声划破了此时校园的宁静。
  “曾小闲,我以后再也不要看见你!”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跑出了教室,在那个落日的余晖下,变成一个小黑点直至消失。
  没错,如优说的那般,我在填写志愿的那天,告诉她凡后起勃发,报考了她之前憧憬的大学。因为不同班级填写院校并不在同一天,凡所在的1班自然先报,再加上我们三个关系很铁的原因,优并未多想,而是出于更多的激动和兴奋,赞叹凡对感情的付出和的认真。
  之后,凡更是戏剧性地配合了我的谎言,被父母带到乡下看望病重的姥姥,那段时间,音信全无。直到来学校取录取通知书的这天,才真相大白。
  我已经预料了事情的严重性,尤其受伤害的主角还是处于热恋期间的好友优,但是我实在不想看见她为了平凡的凡堵上自己的未来,优的成绩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出色,尤其理科,还代表学校参加过全国性比赛,北方的那所学校工科很出名,考上它绰绰有余。
  可是这些我并没有告诉优,我明白就算她知道了,依然会跟着凡报考南方一所普通的大学,她是那样的迷恋和执拗,我又岂会不知!
  “曾小闲,我以后再也不要看见你!”耳畔再次传来优的声音时,我随着栈道的摇晃没有站稳,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也是那一刻,禁锢已久的情感如山洪般暴发,眼泪豆大般落下,“叮咚叮咚”砸在悬空的木板上。
  那句天籁随着海风越吹越远
  时至今日,离优愤然离去的那天已经时隔一年。期间优真如她所说的那般决绝,我发短信没有回音,打电话总是无人接听;当听到她和凡因为异地的原因分手后,我鼓起勇气千里迢迢跑去她的学校想给她道歉和安慰,但我站在门口遥望其中,却发现芸芸学子里竟找不着她的身影……我恍然大悟,茫茫人海中,我已将她彻底遗失。
  之后的很长时间里,我变得颓废,室友们看着我难过的样子,提议出去散心。恰逢周末的假期,我拿着刚从汽车站买好的车票,再次给优发了短信,我说我去蓬莱了,可是手机屏幕依然是漆黑一片。她终究不肯原谅我,连我们曾经许下的承诺也不愿想起。
  “小闲,等我们长大了,就一起去蓬莱吧!”
  而这句话仿佛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天籁之音,也随着沙滩上吹来的海风越吹越远。

籽岷:中泰证券谋变当代当世投行


  一
  “呐,你相信过神明de存在吗?”
  桑白今天一如既往地逃了学,先把藏青色缀有碎花的书包挂在廊间的柱子上,ran后跛着脚走到角落那堆散落的稻草边坐下,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坐姿后便掏出怀里的书,轻声念了起来:“……杏树开花时,雪白的枝条风中轻颤,他在诗中提及,旧日与友人在树下相聚,饮酒,吹箫,穿白衣的少年后来亡故……”
  女童的声音shi温柔的,稚嫩的。阳光透过尘埃形成一束束静谧明亮的光束;风跌下树梢时有特别的短鸣;虫吟、鸟叫,开满粉紫色蚕豆花的田野间光线明亮。桑白一字一句地念下去,她年龄还小,不足以理解书中人物的哀伤,只是单单记得青衣少年在友人亡故后的酩酊大醉和喃喃自语:“呐,你相信过神明的存在吗……”
  阳光晒得人头脑发昏,桑白蜷着身子睡过去的时候迷迷糊糊听见头顶传来少年的一声冷哼。“错觉吧,这里不会有人来的”,这样安慰自己后她便心安理得地跌入庞大瑰丽的梦境之中:棉布裙子,跃跃欲试的小兽,还有铺天盖地的大水……
  梦境是被突然打断的。
  “作孽哟,这哪家的囡娃冲犯了龙王爷,滚出去!没教养的,短阳寿的,滚出去!”桑白在老妪的责骂声中狼狈不堪地逃出去,她是真的不知道这座废弃多年的祠堂居然还有人来拜祭,可疑惑归疑惑,她还得乖乖等在门口:刚刚跑得急,书还落在里面呢。
  焚香,供果子,等一切有条不紊地做好后,衣服破旧的老妪才一脸敬畏地跪下磕头,嘴里喃喃着:“龙王爷保佑,再不敢了……那me多条人命啊,遭天谴了……”桑白迷惑地看着这一切,她是认得这位老人的:无儿无女,独自住在村头最破落的土屋里,因为年纪太大所以脑子不清楚,整天总是神神叨叨的……家里的阿爸每次提起她时总要骂上一句“老不死的”,然后沾着唾沫数这次的木材又卖了多少钱,好像世界上除了钱便再没有什么好关心似的。
  祠堂中的神像身姿提拔,其上的彩漆早已大块大块地剥落,晦暗不明的光影投射其上,显现出某种孤寂的意味。桑白仰着头一时竟看痴了,连老妪出来都没有意识到,然后理所当然地额头又挨了重重一记:“死囡娃,莫得在这冲撞了神明,快滚家去!”她瑟缩一下,并不说话,直到老妪蹒跚着步子走远后才又溜进祠堂,捡起自己丢在稻草堆上的书,也就是在那么一瞬间,她忽然想要试着去相信一下所谓的神明的存在。
  “因为,如果谁都不相信的话,哪怕是高高在上的神明也会觉得寂寞吧,”这么想着的桑白便认真地朝神像拜了拜,“那么,说好了哦,神明大人,明天我还过来给您讲故事。”
  一尾粉色的小鱼倏地钻进碧色的波纹里,野猫侧卧在柏树下睡觉,神像后一片白色的衣角一闪而过,快得仿佛一个错觉。
  二
  裙摆打褶,荷叶边,小圆领,神色疲倦的女人正在衣服的胸口处绣着金鱼图案,桑白坐在一旁,尽力不去看母亲给自己新做的裙子,哪怕它那么美。
  “阿妈,你知道村子里那个祠堂里祭祀的是谁吗?刘婆婆说是龙王爷。”刘婆婆就是那天责骂自己的老妪,桑白提起她时下意识揉了揉额头,“而且刘婆婆还说一百年前我们这里发洪水就是因为人们不敬龙王爷,惹他发怒了呢……”
  女人似是根本不在意小女孩的话,仍是垂着眉眼飞针走线,直引得桑白嘟着嘴发脾气:“阿妈,我是说真的啦,那时候刘婆婆还只有我这么大呢,她就看到了龙王爷显灵,漆黑的水面,灯笼大小的眼睛,然后就发洪水了……你为什么都不听我说话啊?”
  女人终于不耐烦起来:“小孩子家的哪那么多话?世界上哪有龙王爷,哪有神仙?我就没见到!你要是没事就去睡觉,别在这闹!”
  这种被斥责怨念的心情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桑白耷拉着头,把手中的书翻开又合上,就是念不出声。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如此执着于一个并不知道真假的故事,不,也许只是单纯地看不惯罢了,看不惯大人们那副理所当然的笃定态度,真是的,难道看不见的东西就一定不存在吗?
  “喂,小丫头,今天你还要不要念书啊?上次的故事还没讲完呢。”不耐烦的男声忽然在身后响起,桑白惊得一个转身,少年的形象便直直撞进眼里:一身素色长袍,发色如墨,只用一根玄色的发带束起,眉梢上挑,瞳孔黑如曜石,不沾一丝的烟火气。他就那么懒散地抱着手看桑白瞠目结舌的表情,眼底有一丝讥诮。
  “你,你是谁?”桑白震惊得舌头都打结了。
  少年挑了下眉,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无知的人类,本大人就是你们这些蝼蚁心心念念的神明,还不下跪叩拜……”
  “我叫桑白,你呢,你叫什么名字?”询问时,胖爪子已经揪住少年的衣角,少年嫌恶地后退一步,却无奈这个人类小女孩没有半分敬畏神明的自觉,只好皱着眉头斥责:“大胆!你……”
  “说嘛说嘛,我真的很想知道啊!”
  “……你好烦。”
  谁想桑白却如同得到鼓励般地再接再厉:“木生?小白?不对,这些都不像呢,你到底叫什么嘛,不会自己都忘记了吧?”
  “闭嘴!怎么可能!”这次是“神明”绝对的恼羞成怒了。
  他是真的忘记了。在作为神明的漫长时光里,再无人唤过他的名字:在香火鼎盛的时候,那些人类都恭敬地称呼他为“稻荷神”;在门庭冷落之际,人们误把他当作龙王爷,甚至是干脆遗忘他的存在,更别提记得他的真名了!久而久之,他也就慢慢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反正也不是很重要的存在吧”,在那些漫长孤寂的日子里,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不过以上的心理活动是绝对不可以告诉这个卑微的人类的,死要面子的神明大人皱皱眉头,然后假装淡定地扔出两个字:“阿诺。”
  阿诺是书中那个白衣少年的名字。
  桑白信以为真,眼睛里便愉悦地笑出花来。流云脚步轻巧,野猫蹿过草丛,平生相见欢,未觉清春迟……
  三
  阿诺不能走出祠堂一步。
  桑白为此小小地疑惑了一下子,但很快就释怀:有什么关系呢?她这样问自己,然后兴致勃勃地给阿诺念书中的故事,顺便絮叨外面世界发生的一切:谁家门口的月季开得有碗口大啊,谁谁家下了一窝小狗崽颜色都不一样啊,还有村子里来了赶蜂人,背的箱子和书中的魔法师一样啊……林林总总,事无巨细,小孩子眼中的世界总是棉花糖的形状。

友情提示:www.mawtc.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美·生活超市|第叁届母亲婴节—用酷爱保佑珍珍长!,5年4中状元签!他坚硬是最强大锦鲤,喜提锡装置,罗杰斯杯阿古特左右扫施瓦茨曼等,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mawtc.com网;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